《水浒传》中的武术武功描写造诣很高,为其他武侠小说所不能企及-水浒传专题_9.8分以上的国产电视剧-百中电影网 
资讯 电影 | 电视剧 | 动漫 | 综艺 | 资讯 |
当前位置:主页 > 资讯 > 内容页
水浒传

《水浒传》中的武术武功描写,有很高的造诣,为其他武侠小说所不能企及。书中所展现出来的武术武功,包括各种拳术,如闪、转、腾、跃等功夫,讲究动如涛,起如猿,静如山岳,连绵若行云流水,急骤若虎腾蛇舞,描述极为丰富多彩。我国武术,历来有所谓“南拳北腿”的说法,有众多徒手相搏技法,包含“踢、打、摔、拿、跌”等攻防技术,还有诸如水功、御功、射功、轻功、硬功以及相扑等等。在器械格斗方面,更是五花八门。总之,《水浒传》中的武术武功描写,门类繁多,富有特色。我们不仅从中看到了超群绝伦的勇力和闪着智慧之光的非凡技巧,而且领略了中华民族的尚武雄风和古代勇土的英姿豪气。

首先,《水浒传》的武术武功描写纳入了整体艺术构思之中,是为人物塑造服务的,被作为描绘人物的一个手段、一个细小部分。也就是说,《水浒传》的重心是写人一人的 思想性格、人的感情气质,我们极难看到那种游离于性格塑造之外的武术武功描写。如细致描写时迁盗甲中所表现出来的轻功,便处处扣紧整体艺术构思。唯有显示出时迁的高超轻功,才能使盗得金甲显得合情合理。而只有盗了金甲,才有后面徐宁上山、教使钩镰枪、破连环马等一系列情节故事。足见,武功描写是依附于整体构思的。

再如“武松醉打蒋门神”,这是全书极为精彩的回目之一。精彩在哪里呢?在于传神的细节刻画,在于绘声绘色地表现人物的个性、神态和气质,在于维妙维肖地披露人物的心理活动。如描写武松与施恩那充满自信乐观,而又荡漾着诙谐轻松气氛的对话;描写那一波三折、悬念高筑的“无三不过望”;描写武松那机敏灵活,又令人发笑的挑逗撩拨....这都是人物个性气质的活生生体现,计有五千余言,占这个回目篇幅的百分之九十以上。而真正写“打”,则只有三百字左右。虽然“打”的描写也非常成功,但如果去掉前面那些铺垫、渲染,这“打”的艺术将黯然失色。这说明武打描写要依附在整体构思中,方能显示出魅力来。

其次,《水浒传》的武功描写闪烁出了性格的光华。生活中的武功,既是练身强体的手段,也是一种斗争本领。当武功作为一种敌对行动时,它不仅是力与勇的对峙、智与谋的较量,而且总是用整个身心和全部感情去打的。《水浒传》作者依据生活辩证法,在武功描写中显示出了人物的性格感情。即使同一套路的拳术、同一兵器的较量,亦能显示出个性差异。且看林冲与洪教头的较棒:“洪教头深怪林冲来,又要争这个大银子,又怕输了锐气,把棒来尽心使个旗鼓,吐个门户,唤做把火烧天势。

林冲想道:‘柴大官人心里只要我赢他。’也横着棒,使个门户,吐个势,唤做拨草寻蛇势。”这不仅在对打中融化进人物心理活动,单就开打架势,也已点出了人物的个性特征:洪教头的虚张声势和急于求胜,林冲的胸有成竹和后发制人。再如那张顺与张旺前后遭遇两次。第一次张顺吃了亏。第二次,张顺把张旺捆缚扔人扬子江,报了仇。这便是在展示张顺游术中,显示其机敏心狠的个性。时迁盗甲中的那番坦然神态,写出了其人特有的乖巧与机警。武松举石墩那“面不改色,气不涌喘”的神色渲染,活现了武松的神力和豪情。

第三,《水浒传》写武功,笔墨少,情致浓。作品注重力与勇的铺垫,特定情态的点染,环境气氛的设置,因而能够使每次武功刻划或开打溢出各自不同的韵味逸趣。如描写各色各样的马上擒捉技术,各有奇趣。再如写张顺、李俊等人的游术和水中搏斗情景.也各具特点,张顺在水中与李逵相斗,立意在教训李逵,因此带有戏弄性、在“狠”劲上,则留有余地。因此,格调轻松活泼。而张顺与张旺搏斗,则是你死我活的“玩命”,突出了张顺的报复性和狠劲,整个格调是严峻沉重的。至于人们所熟悉的“鲁达打郑屠”和“武松打蒋门神“,更是传世的佳篇。

随机资讯

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