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色幽默下的《让子弹飞》,真正看懂的人有多少-黑色幽默专题_9.8分以上的国产电视剧-百中电影网 
资讯 电影 | 电视剧 | 动漫 | 综艺 | 资讯 |
当前位置:主页 > 资讯 > 内容页
黑色幽默

《让子弹飞》作为姜文的代表作,它本身不像当初的《鬼子来了》那样触及底线,而是用一种相对温和的形式讲述了一个相对真实的故事。

故事很精彩,但同时,故事的背后还有着大量的隐喻,靠着这些隐喻故事在商业和文艺两者中寻找了一处很好的平衡点。这种平衡可遇不可求,《一步之遥》无疑就是一个败笔。

01《让子弹飞》是被忽视下的暴力

不知道有多少观众注意到,《让子弹飞》其是一部很暴力的电影,在对于暴力环节的处理中它只是将其淡化,观影结束之后或许人们才能回味过来其中的暴力。

从最开始的时候张牧之带领的队伍掀翻马邦德的火车,枪响马倒,甚至火车直接被掀翻,到之后张牧之口号中的“杀四郎,抢碉楼”,通过对电影语言的处理,其中暴力因子被淡化到很低的程度。

观众在观看的时候,很少会去思考其中的对错,在六子剖腹看凉粉的情节中,如果单独拿出来,可谓是狠辣异常,可在电影中一群人对“一碗粉还是两碗粉”的争辩以及之后一群人在六子面前说报仇,成功把六子的死淡化到不引起反感的程度。

还有刘嘉玲饰演的县长夫人,那一夜,张牧之躲到了马邦德的屋子,将县长夫人留在那个可能被枪杀的屋子中,张牧之的心黑可见一斑。

可之后先是马邦德抱住县长夫人流了几滴猫泪,之后又是张牧之抱着县长夫人学着马邦德流猫泪,剧情让观众感觉到故事的荒诞,却背离了对人身死的感触。

02时代背景下的“嘲洋”

依旧回到剧情的最开始马邦德一行人的火车是什么火车,马拉火车,火车代表的正是当时流入中国的西方潮流,可是这种思潮在进入还没有离开封建时代的旧中国的时候,其中的味道就变了。

当然同样的映射在电影中还有很多,歌女的日本妆容,鹅城中英伦风格的小二层

形成了一种别样的“嘲洋”氛围,师夷长技以制夷在当时很多地方,都只是学虎不成反像猫。

03大时代下的可怜女性

接下来说《让子弹飞》中的女性,很不幸的是,姜文导演在刻画《让子弹飞》的时候,对于女性刻画并不像其他电影一样讲究一个平衡,其中出现的女性角色少,可怜的却很多。

鹅城的花姐,从最为纯真的女子到后来的“小凤仙”,她的转变是内心意识的觉醒,也是当时女性在历史潮流下发生的转变,她是幸福的,至少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

可是“小凤仙”能有几个,县长夫人横死在床上,本来出资让马邦德成为县长,她是想成为县长夫人,不在乎谁是真的县长,她渴望成功,只是将成功的希望寄托到两个男人的身上,押错注就没了命。

还有马邦德的山西老婆,从山西到鹅城来找马邦德要钱,性格泼辣,这样的女性在社会取得成功的可能性比寻常人要04黑色幽默下电影语言的艺术

最后不得不说一下,《让子弹飞》中大量隐喻的电影语言,如果从这部电影中选择最出彩的地方,那必定是台词,台词的经典程度不亚于一些内核深邃的文艺片。

最后再回到剧情开始的时候一次,“让子弹再飞一会”与之后准备攻打黄四郎的时候说出的“让子弹再飞一会”两句话看起来相同,意思却截然不同,一次是张牧之对自己枪法自信,一次则是被压抑的人们需要时间站起来。

当然还有那句“站着把钱挣了”,除了隐喻张牧之想靠着枪杆子和县长文书把钱站着拿到手意外,其实也是姜文对电影的一种认识。

在当时的市场中电影只有两种,一种是叫好不叫座的文艺片,一种则是不叫好胆叫座的商业片,《让子弹飞》的出现打破了这种局限,姜文告诉电影行业,有一种电影既可以叫好也可以叫座。

诞生在法国的黑色幽默被姜文运用得淋漓尽致,整部电影从开始到结束,基本上每一处都让人提起心,它就好像有着神奇的魔力,让人不忍将视线从中挪开。

随机资讯

: